Francis

【武牧】重温鸳梦


#人物ooc
#邪教cp 不喜勿观
————————————


“哟,好久不见,武川主任”收拾好桌上的会议资料,刚要转身时被叫住,回头发现是总社开发部的鹤见常务。



“好见不见,鹤见常务。”我礼节性的回应,以前在总社时也算来往比较多的前辈,工作上的事对我比较关照,算的上没事时可以去居酒屋喝一杯的交情。



“分社的工作怎样啊?不是忙到连去喝一杯的时间都没有吧?”鹤见常务半是关心半是打趣道。



不知是不是我多心,从鹤见脸上似乎解读到了另一层的意思。




“托你的福,工作还算可以,上次中途离席是我不对,下次有空我补偿你,您看,这样可好?”虽然位居常务,但却有着一般居酒屋大叔的八卦属性,对社内小道消息有着非同寻常的嗅觉。





把整理好的文件装进公务包,两人缓步走到门口边。




“可别忘了你的约定哦,那个~顺便说一句……”凑近后的鹤见常务压低声音说。




“你的后辈牧凌太已申请调回第二营业部了”




“哦,是吗?”听到这个消息就如心湖被人投进一个石块,那个熟识又久违的名字伴随一阵无法言说的痛楚突然间出现眼前,心底的涟漪在逐渐扩大,不觉间我敛起了客套的微笑,开始皱起了眉头。





提起牧,不得不回忆起那段逝去的往事。四年前,那时我还在总社工作,隶属开发部课长兼任人事部副主任。那时总社准备抗张规模,在都内成立第五分社,需要招募一批新进社员,面试新社员的任务就自然而然落到我的头上。





夏天过半,面试工作差不多接近尾声,接到前台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翻阅新社员的资料。走进相谈室时,办公桌前的牧见到我恭谨地低着头站起来,记得当时我们谈了很多,我问了他一些工作上的事,他的回答总是含糊其辞令我不是很满意,而且人看起来不是很自信的样子,一看就是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学生模样,即使是没有经验,那副对自己应聘的工作没有任何觉悟的态度是怎么回事?综合各方面来说,就算跟其他新社员比起来,他怎么看都不是公司需要的理想社员,因此,我义正严词的拒绝了他应聘的诉求。





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想不到几天后在街上派发房产传单的时候遇到牧来找我,从他口中才知道为什么来找我的原因,他是受到我在介绍公司的网页上对新社员寄语的启发,“不是找喜欢的工作,而是要喜欢上自己的工作”。他的表情变的比之前豁然许多,连我也差不多忘光的一句豪言壮语却被他深深记住并影响了他的择业方向,我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也有影响别人能力的时候,正因为这样牧才进入了总社的吧。




从公司出来夜幕降临,走进地铁站时临时改变搭乘的路线,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来到牧公寓门前。





“怎么是你?”打开门穿着休闲服的牧错愕地看着我。




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径直走进那个曾经来过两次的房子,在门口谈论私事不是我的习惯,实际上我也分不清楚究竟是属于私事还是公事了。




“为什么要调回第二分社?”积压心中多时的疑云急需找到一个答案,我就是想不明白放着总社远大前程不顾,偏要来没有什么施展空间分社的原因,我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有点唐突,但有些事情如果没法弄清楚心里就像被一块石头压着般难受。




从刚才起就侧着身子让我进入房间的牧慢慢的走到我面前,用他一如既往的大眼睛有点无措地看着我,自从上次总社迎新会一别,快有两个月没有见到他,那次距离我们分手一年零三个月。分手是牧提出的,说的出口的原因是两人生活轨迹逐渐偏离,说到底就是居住工作环境都不在一起,而工作又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时常聚少离多缺少沟通,很多情况下为一些毫不起眼的小事争吵,冷战状态时有发生,曾经好几次两三个星期谁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不过我还是输了,我无法忍受牧不在身边的日子,主动上门求和的人最后往往是我。有时候我会想,也许我们性格有重叠的一部分,认定的不会回头,坚持的执着得可怕。可我知道,这还不是分手的主要原因。




“……原来是这么回事,调去第二分社是我的意愿”牧露出终于明了的表情。




“多少人想进总社求而不得,你却反其道而行,你说这是你的意愿?恐怕没那么简单吧?说吧,这是谁的安排?”推了推镜框,我试图从他脸上找到答案。




“没有任何人的安排,是我自己申请过去的,我去那自然有我的理由”




我向前一步凑近他,注视着他那双曾经使我深陷其中的好看大眼睛,他的头发似乎还带着一丝丝湿气,似曾相识沐浴乳的味道窜进鼻腔使我想起一些熟识的画面。



此刻两人间距离近的有点暧昧,一瞬间,我有一种错觉,面前这个人还是以前的牧,我们俩仍是没有分手的样子,在无数那些相处的夜晚,他用着我喜欢的沐浴乳穿着我的家居服走到坐在客厅沙发看报纸我的面前,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我,有点长的刘海也盖不住那双映着星光的眼眸,我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发现他的眼神跟我第一次吻他的时候是相同的,既期待又兴奋。他渴望着我犹如我渴望着他一样,那种幸福的感觉至今也难以忘怀,但再美好的爱情也不过是四月的樱花般令人无法掌控,绚烂过后便转眼消逝。




“你的理由是什么?!你是不是犯浑啊,你记得当初是怎么才进的总社吗?现在为什么放弃总社而自甘堕落来第二分社?”始终不甘心的追问,两手不自觉地爬上牧的肩膀紧紧抓住他。





牧用力从我的禁锢中挣脱出来,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他用带着嘲讽的眼神看我。




“这么说来,当初武川前辈调去第二分社也是自甘堕落了?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没错,我就是犯贱自降身份放着大好前途不顾去第二分社的,我去那里是为了一个人,但请你不要自作多情,那不是为了你,这个答案怎么样,满意了吗?”





“那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那个人就那么值得你这么干?那个人比起你的前途还要重要吗?”心里一股名为妒火立马窜起,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额角的青筋已悄然突起。





“我说,怎么选择是我自己的事情,这跟你似乎没什么关系吧?武川前辈?难道你忘记得我们已经分手的事实了吗?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不要,小牧,原谅我好吗?所有的都是我不对,再给一次机会我吧,让我们从新开始,好吗?”我将小牧一把拉进怀里紧紧抱住,小牧是我的,小牧只能是我的,我不能把他让给任何人,虽然我们分开那么久了,可在分手的日子里我对他思念比两人在一起时更甚,这种想见不敢见见不到又痛苦的煎熬我再清楚不过,不想再忍受寂寞的滋味,没有小牧的生活对我来说简直行尸走肉,人生失去了意义。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只要他肯回到我身边,就算出卖灵魂我也愿意。




我胡乱地找寻他的嘴唇,我要在这个人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只要留下印记他就是属于我的,任谁也无法抢走了。用力地把他压到木地板上,两手抓起他的前襟,嘴巴在他的唇上锁骨上印下去,牧在努力挣扎着,用两手抵着我前胸,看得出来他并不愿意而且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不轻,忽然间,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悲伤的表情,刹那间,我就如漏气的气球般突然失去了热情,我想,我们之间大概真的要结束了。


Fin.








于大叔的爱不得不说两句

开头带来的感动无需再说,就算过程超乎想象跌破眼睛,起码还能自圆其说,吃瓜群众的大家还能接受,到了第六集最后编剧开始作死,发挥不虐死观众不罢休的sm特质,玩了一手自以为好梗的烂俗手法,放到20年前观众的确还会买帐,但现在的观众已经不是当年的傻子了,想看到更自然更温馨更引人入胜的新鲜内容,教堂逃婚是什么鬼?!至此春田人设完全崩坏,由老好人秒变是非不分爱憎不明的糊涂蛋。虽然结局he,仍摆脱不了被谩骂的下场。整出剧到头来变的虎头蛇尾,编剧大概忘了这剧只有7集,很多东西都往里加又表达不清楚,造成很多该说的没交代清楚,不该拍的又拍了进去,混乱无章~要是没有演员们演技的加持,恐怕弃剧的人不少,明知道吞了满口玻璃渣画风已经转变,还是没法舍弃看下去~(编剧捂嘴偷笑:你们就是犯贱~)

就算是这样,整体来说还是成功的,话题性效应在短期内还是不会消失的~它确实影响了像我这样腐海浮沉多年、许多刚接触日剧或一时好奇图新鲜人的两个月的心情~

ps:文风已歪,本来打算分析一下最后镜头里为什么没拍春田kiss下去